油菜开花,疯子高发?「武汉砍头」案与春天有关吗?

2017-02-27 16:25 来源:丁香园 作者:医者仁心1993
字体大小
- | +

小时候在家乡,每到春天来的时候,总有大人不断在小朋友耳边重复:

油菜开花,疯子高发,放学回家,抱紧爸妈。

大意就是,当油菜开花的时候,「疯子」就开始多了起来,开始在乡间到处流窜,专门干坏事儿,所以不能在路上多逗留,放学后得赶紧回家。

2666190.jpg

那时一度以为,那浓浓的油菜花香是导致人发疯的元凶,以致于每次放学回家,一遇到油菜花地,便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按着背上的小书包,在夕阳下,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开始夺命狂奔。

在跑出一段距离后,便弯下腰,双手支着腿,大口的喘着粗气,心因紧张和奔跑怦怦狂跳,脸上因缺氧和快速奔跑而涨红着,并时刻担心着自己要是闻了那沁人的花香,就会变成人人恐惧的精神病。

即使到了现在,虽然知道油菜花香和精神疾病的发病机制没有半毛钱关系,但对于油菜花香,也依然从心底里抵触。

精神疾病真的是春季高发吗?

我们常说的精神病患者,一般指的是一些重性精神障碍患者,这里也是如此。

重性精神障碍中的精神分裂症和双相障碍患者发病时,具有一定的伤人毁物的风险,一般伤人毁物的原因可能并不遵循正常的逻辑。也许你们前八百年没有任何交集,今世今时只因多看了他一眼,人头就落地了,因为在他看来,你就是想要害他,他只是自我防卫而已。

所以,一般人遇到这样的重性精神患者,因为无法判断其是否在发病期,保护自己最好的做法,还是敬而远之。

4817858.jpg

不知道有多少精神科大夫跟我有同样的感觉,从临床经验来看,每到春天的时候,精神科重症病房收到的患者就开始变多,但事实是否如此?

原来,这个「临床感觉」,也被一些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所证实,我们来看一些研究数据如何说:

1. 一项 2008 年发表于中国卫生统计杂志的研究,纳入了 1,457 名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住院情况,发现春季为精神分裂症的发病高峰 [1]。

2. 另外一项 2012 年研究也提示,住院的精神疾病患者从 2 月份开始增多,4 月份达到顶峰 [2]。

3. 一项发表于 1995 年 Journal Annals of Clinical Psychiatry 杂志上的研究也提示,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双相障碍患者,春季为其住院高峰 [3]。

总体而言,研究季节与精神疾病的发病或复发的证据质量并不高,所以得出结论,仍有可能被后续的研究所推翻。

但综合而言,目前证据较为一致的结论提示,双相障碍的复发多在春季,秋季则多有抑郁症的复发,复发的原因与温度、湿度以及日照长短有关,从而导致中枢神经系统递质改变,从而影响人的心境和行为 [4]。

另外,在双相障碍中,有大概 17~18% 的患者存在着季节性情感障碍(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SAD)的特征,即为秋冬季表现为抑郁,春夏表现为躁狂 [5]。

若患者为季节性抑郁症,那么光照治疗具有明显的抗抑郁作用,被推荐为季节性抑郁症的一线治疗手段。

精神病街头砍人没人管?

大概在两周前,「武汉面馆砍头案」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一名存在精神病史的食客因不满面馆老板多收 1 元,随后发生争执砍下面馆老板的头颅,并扔进了垃圾桶。

41f000b.jpg

武汉面馆砍头案现场 

这次事件无不反映着中国精神疾病的管理问题。

如前所述,春季是一个重性精神障碍的高发的季节,对于这个敏感的季节,不管是家属还是有关的监管部门,都应该提高警惕。

理想状况下,对于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管理,应该是这样:

1. 发病后入院接受充分的治疗;

2. 治疗结束后患者返回社区,患者和家属接受疾病科普,定期随访;

3. 一旦发现复发,也能及早发现苗头,防止病情复发或恶化;

4. 一般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工作能力也会受损,即使病情缓解,依然不能融入社会,因此,对患者的技能培养也非常关键。

但在现实中,对于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管理,能做好第一个环节就已经很不错了。

636766555752363093.jpg

上图为纽约威拉德精神病庇护中心患者 Clarissa B 的手提包

住在这儿的患者平均住院时长为 30 年以上,直到去世。

重性精神障碍患者的管理是一直是个老大难的问题。

若患者多次发病,一般都需要接受终身治疗,并且其工作能力以及自理能力显著受损,往往需要专人陪护,对家庭和社会都会造成严重的负担。

在中国的大部分地区,一般有经济条件的家庭,会将患者送到精神病院。

通常情况下,对于多次患病的患者,即使病情缓解,有家也难回,精神病院成了最终的归宿;要是遇到条件不好的家庭,要么锁起来,要么任其飘荡,自生自灭。这就是现实,这也是无奈。

个人认为,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管理,不在于约束,而是帮助他们及早识别复发(通过社区随访或患者自我察觉),控制病情,并培养他们的工作技能,尽早融入社会。

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无非需要三点:要钱、要人、要精力。但这是一个对社会、对卫生管理系统来说都很高的要求。

参考文献:

[1] 王若瑾, 张惠芳. 精神分裂症发病时间的统计分析 [J]. 中国卫生统计,2008,25(1):99.DOI:10.3969/j.issn.1002-3674.2008.01.042. 

[2] 李映素, 朱志启. 精神病人住院时间的季节性分析 [J]. 中国社会医学杂志,2012,29(6):424-425.DOI:10.3969/j.issn.1673-5625.2012.06.021. 

[3] D'Mello D A, McNeil J A. Seasons and bipolar disorder[J]. Annals of clinicalpsychiatry, 1995, 7(1): 11-18. 

[4] Jakovljević M, Mück-Šeler D, Pivac N, et al. Seasonal influence on platelet5-HT levels in patients with recurrent major depression and schizophrenia[J].Biological psychiatry, 1997, 41(10): 1028-1034. 

[5] Hunt N, Sayer H, Silverstone T. Season and manic relapse[J]. Acta PsychiatricaScandinavica, 1992, 85(2): 123-126.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陈怡平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