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用药「无师自通」的帕金森患者,突发幻听幻视 …

2018-04-20 10:35 来源:我遇到的病例 作者:郑晓露 陈晓丽 陈为安
字体大小
- | +

作者丨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郑晓露 陈晓丽 陈为安

来源丨我遇到的病例(ID:wyfyysjk)

时间回到 2014 年的某日,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周三,床位收住一位帕金森病患者,男,53 岁。病程 5 年,夜间幻视、幻听一月,入院希望解决令他抓狂的幻觉问题。

发病过程倒也较典型,不按常理出牌的是,患者未能意识到帕金森病的复杂性,想当然的把帕金森病等同于高血压病,认为仅靠吃药就可以解决问题。到本次入院前五年间仅看过一次医生,然后就「无师自通」般地根据自身症状服用两药物:美多巴及金刚烷胺,入院前美多芭片 500 mg,2 次/天 及金刚烷胺片 300 mg,2 次/天。考虑到疾病本身或药物可能,减美多巴并任性停掉所有金刚烷胺。

此人昨中午病情突变:患者易激惹,肢体抖动较前加重,夜间出现烦躁不安,胡言乱语,大量幻视、幻听,扔手机,并企图砸窗跳楼。

头颈及四肢肌强直,结合精神科会诊意见考虑「谵妄」,予氟哌啶醇针 10 mg im,症状不能缓解,予保护性约束。奔至床头,患者完全丧失理智,完全接触不能,满头大汗,四肢舞动,口出粗言。

此时此刻,内心一个声音在提醒我:先查个血生化!病人此时的病情就像一匹脱疆的野马,内环境势必已经紊乱,必须先保住内环境。

1.png

面对这么一张检验单,CK 飙升,且以 CK-MM 为主。我们决定从三方面入手:

  • 极高的 CK,思考良久,只能往各种原因所致(类)横纹肌溶解上靠。

  • 谵妄的病因罗列,脑海中迅速浮出亚当斯的总结,酒精(药物)戒断等闪过。

  • MIDNIGHTS 原则,一遍遍在脑海中回顾,仍不得要领。

混迹丁香园多年,接触曲方老师、南赵(重波)北徐(蔚海)、东蒋(海山)、西郑(洪波),兼有中赵(玉英)等一大批专业内的名家。我早已练就一身本领:三脚猫功夫,知识虽多但不精……

面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对手,脑海中闪过一词:5-羟色胺综合征!多年前曾于丁香园见过一篇文档,急忙掏出手机寻求答案,并从它的鉴别诊断中找到恶性综合征,但并没有提到抗帕金森病药物……

痛苦煎熬中仍不知对手是谁,但处理是必须的。若任其发展下去,横纹肌溶解、严重酸中毒及心血管无反应性,似就在不远的前方虎视眈眈。

在我束手无策、没有治疗方向的时候,夏君慧主任伸来援助之手。说起帕金森病撤药恶性综合症之事,如醍醐灌顶!立即加美多巴回原剂量,并期待着病情的转机。

可是事实并不如愿,在「对手」仍不明朗的情况下,患者出现高热,精神症状加剧,我们束手无策,只能随时关注着患者的病情。

不知不觉已到周六夜间,患者几乎虚脱,生命征不稳,家属终于按耐不住:

「我好好一个人进来的,怎么被你医得快死了?」

面对着家属的质疑,我心中忐忑不安,几乎绝望。

正当我六神无主的时候,一个美妙的声音出现:

「陈老师,我查到了,金刚烷胺也可以致撤药恶性综合征。」

救我于水火的是住院医生郑晓露,如同她的名字,久干逢甘露。

与疾病斗争了数天,终于第一次清晰看到对手的真容:金刚烷胺撤药致恶性综合征。

2.png

3.jpg

4.jpg

这几张折线图反应的是患者病情:暴风骤雨、来去匆匆。当然也反应了我的情绪指数。

这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营救」,仅用下面这张PPT就可以很好的总结:

5.jpg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福利  

关注「丁香智汇」,回复关键词「帕金森」,13节免费好课供你学习!

丁香智汇动态二维码.gif

编辑: 文千月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