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预测溶栓后脑出血?这 5 个量表来帮忙

2019-12-04 19:37 来源:丁香园 作者:吴志勇
字体大小
- | +

症状性颅内出血是静脉溶栓致死性并发症,在谈话时,你有没有被问到过「医生,出血的风险大吗?」

目前有 5 种预测模型可用于预测 rt-PA 静脉溶栓后出血转化风险,掌握这些工具,在面对提问时就能做到心中有数。

溶栓后出血模型(Hemorrhage After Thrombolysis,HAT)

微信图片_20191204191547.jpg

2008 年由波士顿哈弗医学院提出 [1],是最早被提出的应用于急性脑梗死静脉溶栓前评估出血转化风险的量表,随着评分的增高,出血风险增加。

微信图片_20191204191551.png

HAT 评分>3 分的患者,发生 3 个月内的不良结局的机率更高。

多中心卒中调查(multicenter stroke survey,MSS)评分

微信图片_20191204191553.jpg

2008 年美国国立卒中协会从北美及欧洲 54 个卒中中心筛选出 400 例发病 3 h 内接受 rt-PA 静脉溶栓的患者,以 4 个指标 (年龄、NIHSS 评分、血糖、血小板计数) 作为评分指标 [2]。

研究显示

微信图片_20191204191607.png

卒中安全治疗及症状性颅内出血风险(safe implementation of treatments in stroke,SITS)评分

微信图片_20191204191610.jpg

2012 年欧洲多个大学和医院进行了卒中安全治疗 (SITS) 的多中心研究 [3],以 9 项症状性颅内出血相关的独立危险因素,制定出了 SITS 症状性颅内出血风险评分:

微信图片_20191204191613.png

7 分作为症状性颅内出血风险评估的界值。

症状性溶栓出血危险因素(SEDAN)评分

微信图片_20191204191615.jpg

2012 年由瑞士和芬兰的研究者提出 [4],血糖、年龄、早期 CT 改变以及 NIHSS 评分等临床因素均较易获得,该研究的 Helsinki 队列中,包括前后循环急性缺血性卒中发病 4.5 h 内应用 rt-PA 溶栓的患者。

针对上述每项因素进行对应的相对风险 (RR) 进行分配

微信图片_20191204191619.png

总分越高,发生症状性颅内出血的风险越大。

GRASPS 评分

微信图片_20191204191622.jpg

2012 年美国和加拿大研究者提出了 GRASPS 评分 [5] ,该模型由年龄、基线 NIHSS 评分、收缩压、血糖、种族、性别 6 项指标组成,总分 101 分。

该模型提出了种族差异、性别差异同样也是症状性颅内出血危险因素,因未纳入影像学指标,忽略了影像学的作用。

从下图可以看出随着分数的增加,溶栓后颅内出血概率增加。

微信图片_20191204191625.jpg

写在最后

虽然这些模型可以评估出血转化风险,但不建议将其作为排除溶栓或事后评价某个患者是否应该溶栓的工具,毕竟时间就是大脑。

没有溶栓禁忌症的患者都应该积极溶栓,但是每个患者获益和所承担的风险是不一样的,作为医生,我们应该了解患者的获益和所承担的风险,以便于给予患者个体化治疗意见。

作者:马鞍山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 吴志勇

参考文献:

[1]Lou M,Safdar A,Mehdiratfa M,et al. The  HAT  score:a simple grading scale for predicting hemorrhage after thrombolysis[J].Neurology,2008,71(18):1417-1423.

[2]Cucchiara B,Tanne D,Levine SR,et a1. A risk score to predict intracranial hemorrhage after recombinant tissue plasminogen activator for acute ischemic stroke[J]. J Stroke Cerebrovasc Dis,2008,17(6):331-333.

[3]Mazya M, Egido JA, Ford GA, et a1. Predicting the risk of symptomatic intracerebral hemorhage in ischemic stroke treated with intravenous alteplase: safe implementation of  treatments in stroke(SITS)symptomatic intracerebral hemorrhage risk score[J].Stroke,2012, 43(6):1524-1531.

[4]Strbian D, Enqelter S,Micher P,et al. Symptomatic intracranial hemorrhagem after stroke thrombolysis:the SEDAN score[J]. Ann Neurol,2012,71(5):634-641.

 

[5] Menon BK,Saver JL,Prabhakaran S, et al. Risk score for intracranial hemorrhage in patients with acute ischemic stroke treated with intravenous tissue-type plasminogen activator[J].Stroke,2012,43(9):2293-2299.

编辑: 李文杰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