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剧烈头痛莫非是静脉窦血栓,原来是...

2020-01-09 11:35 来源:丁香园 作者:夏禹
字体大小
- | +

患者产后剧烈头痛,难道是凶险的静脉系统血栓形成?

2019-10-6  行剖宫产手术

2019-10-28 无明显诱因下出现头痛,表现为双侧颞部持续性跳痛,偶尔较为剧烈

2019-11-03 患者无明显诱因下出现头痛加重,顶枕颞部疼痛,较为剧烈,伴有视物模糊、全身乏力、恶心、呕吐,喷射性呕吐胃内容物,无发热、头晕、腹痛腹泻、意识障碍、肢体抽搐


当地医院头颅 MRI 提示:「额顶叶皮层下腔隙性缺血灶,脑室旁轻度脱髓鞘」

微信图片_20200108193537.jpg

当地医院予以止痛、脱水降颅压等对症处理后,患者头痛未见明显好转,为求进一步治疗,拟:「头痛待查」收住我科。
问诊过程中,患者神志清楚,精神萎靡,但以往身体状况良好,也否认了相关病史、家族史。

根据患者的表现以及现有检查结果,结合患者本次为产后头痛,可能存在血液高凝状态从而导致颅内静脉系统血栓形成,出现剧烈难以缓解的头痛。

此种疾病危险性极高,故患者入院后便急查头颅 MRV+MRA。

结果提示:「颅内 MRA 未见明显异常,左侧横窦显示不清,建议行 CE-MRA 扫描」,后复查增强 MRV 却未见明显异常。

其他辅助检查:

1. 腰穿及检查结果:脑脊液压力:115 mmHg


常规:无色透明,白细胞数 2*10^6/L,红细胞数 0*10^6/L

生化:氯 118.8 mmol/L,蛋白 0.47 g/L,葡萄糖 4.12 mmol/L

革兰染色未找到霉菌、细菌、结核菌涂片未检出抗酸杆菌、墨汁染色未找到新型隐球菌。

2. 常规检查结果:


三大常规、肝肾功能、止凝血系列、免疫十一项、肿瘤十二项、胸腹部盆腔 CT、心电图等均未见显著异常。

微信图片_20200108193545.jpg

结合患者病史、腰穿结果及影像学资料等,可排除动脉系统、静脉系统、中枢神经系统疾病以及肿瘤疾病引起的头痛,定性考虑为原发性血管性头痛。

血管性头痛

血管性头痛是一种由于血管舒缩功能障碍引起的发作性头痛 [1]。

微信图片_20200108193548.jpg


女性较多,多始于青春期,常有家族史。发作前常有一定诱因,如月经来潮、情绪波动和疲劳等。
临床以轻至中度全头痛、胀痛,也可表现为枕部、额部和双颞部疼痛,用脑、用力、活动头部及改变体位时头痛加重,常伴有类似神经衰弱症状。

头痛呈周期性发作,每次持续 4~48 小时,偶可达数天,常见伴随症状有烦躁、恶心、呕吐、畏光和面色苍白等 [2]。 

血管性头痛的治疗

治疗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即根据患者的头痛分类、具体病因、临床表现等综合考虑 [4]。

原发性血管性头痛 

  1. 偏头痛:
    治疗药物包括非特异性止痛药如非甾体类抗炎药( NSAIDs)和阿片类药物,特异性药物如麦角类制剂和曲普坦类药物 。
    药物选择应根据头痛程度、伴随症状、既往用药情况等综合考虑,进行个体化治疗。

  2. 紧张性头痛:
    由于紧张型头痛的发病机制并不清楚,所以在药物选择上多采用温和的非麻醉性止痛药,借以减轻症状,其中主要是非甾体类抗炎药物(NSAIDs)。


    其他药物包括适量的肌松弛药和轻型的镇静药,抗抑郁药也常根据病情应用。一般多以口服方式给药,并且短期应用,以免引起药物的毒副作用。

  3. 丛集性头痛:
    与偏头痛治疗基本相同。发作时可口服麦角胺,或者在每天发作前服用。或者采用面罩吸氧或高压氧治疗,这对部分患者有效。钙离子拮抗药(如氟桂利嗪)、抗癫痫药物(如丙戊酸钠)对部分患者有效。

    非甾体类固醇类止痛药,如阿司匹林、吲哚美辛 (消炎痛)、双氯酚酸等可以试用。组胺脱敏治疗对部分患者有效。
    药物治疗无效的患者可试用神经阻滞疗法,如利多卡因蝶腭神经节阻滞,眶上神经或眶下神经酒精注射,射频三叉神经节阻滞。预后良好,多数经治疗或自行缓解。
     

继发性头痛 
针对不同病因,积极治疗原发病,如降压、抗板、激素治疗等。

参考文献
[1]Olesen J, Lipton RB. Headache classififi cation update 2004[J]. Curr Opin Neurol, 2004, 17(3): 275-282.

[2]Tfelt-Hansen PC. Evidence-based guideline update: pharmacologic treatment for episodic migraine prevention in adults: report of the Quality Standards subcommittee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Neurology and the American Headache Society[J]. Neurology, 2013, 80(9): 869-870.

[3]Wang XP, Ding HL, Geng CM, et al. Migraine as a sexconditioned inherited disorder: evidences from China and the world[J]. Neurosci Bull, 2008, 24(2): 110-116.

[4]Connelly M,Sekhon S. Current perspectives on the development and treatment of chronic daily headache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J]. Pain Manag,2019,9(2):175-189. doi:10.2217/pmt-2018- 0057.
 

编辑: 李文杰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