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梅尼埃病的药物,别只想到倍他司汀

2022-11-18 11:19 来源:微信公众号 - DrugsApp 作者:杨欣
字体大小
- | +

查疾病.png


梅尼埃病(MD,又称内耳眩晕病)是一种自发性眩晕发作(每次持续 20 min 至 12 h),在发作前、发作期间或发作后,患侧耳朵有中低频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

MD 好发于 40-50 岁人群,患者每年可出现 6 至 11 次的急性发作。MD 患者反复发作的自发性眩晕(旋转性眩晕为主),单侧或双侧的感觉神经性听力损失、耳鸣以及患侧耳朵的饱胀感(或压力感),这些症状经常持续数十年;严重影响患者日常生活。

近期,笔者在药学门诊时遇见一位患者咨询 MD 的治疗药物;该患者自诉口服倍他司汀后疗效不佳,询问其他药物治疗建议。

为此,笔者查阅了 MD 的诊治资料,现总结如下。


一、MD 的病理机制

MD 的主要病理机制是内耳的解剖学的变化,即前庭系统中的内淋巴水肿,膜迷路的内淋巴体积增加,而外淋巴体积减少(见图 1)。

图 1 内淋巴系统的差异(正常者 VS  MD 患者)[1]

此外,因人体内耳淋巴囊具有处理抗原、合成抗体、提高细胞免疫的功能,与正常人对比,MD 患者自身抗体水平升高;故认为 MD 的起病与自身免疫有关[2]


二、MD 的药物治疗

目前,MD 的诊断可依据美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会(AAO-HNS)发布的指南。对于 MD 的治疗,其目标是预防或减少眩晕的严重程度和频率,缓解或预防听力损失、耳鸣和耳闷;并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尽管 MD 不可治愈,但药物可缓解 MD 症状。部分 MD 患者经药物治疗后症状可缓解数月至数年。国内 MD 诊治指南[3] MD 分为发作期、间歇期,其药物治疗存在差异。

1. 发作期

治疗目标:控制眩晕、对症治疗。

1)前庭抑制剂

  • 抗组胺药 苯海拉明(25-50 mg q6h)、氯苯甲嗪(12.5-25 mg q8h)。

  • 苯二氮卓类 地西泮(2-10 mg q8h)、劳拉西泮(1-2 mg q8h)、氯硝西泮(0.5-1 mg q8h)。

  • 抗胆碱能药物:东莨菪碱、阿托品、格隆溴铵。

2)口服或静脉使用糖皮质激素

糖皮质激素具有抗炎作用,亦可稳定血管内皮并改善耳蜗血流,影响耳蜗离子和液体稳态;从而缓解眩晕。对于急性期 MD 患者,口服或静脉使用糖皮质激素可缓解患者眩晕症状。

2. 间歇期

治疗目标:减少、控制或预防眩晕发作,尽可能保护患者现存内耳功能。

1)利尿剂:改变内淋巴中的电解质平衡、减少内淋巴体积和压力。

  • 氢氯噻嗪,1967 年氢氯噻嗪被试验用于 MD 的治疗[4]

  • 氨苯蝶啶,氨苯蝶啶可减轻 MD 患者的眩晕,但对缓解耳鸣无显著影响[5]

  • 山梨醇,山梨醇对部分 MD 患者有良好效果[6]

2)倍他司汀:组胺类似物,是组胺 H3 受体强效拮抗剂和 H1 受体的弱激动剂,可增强耳蜗血供。在欧洲,倍他司汀是治疗 MD 的一线药物,但其有效剂量尚存争议。

目前,倍他司汀(8-48 mg tid)可用于 MD 的治疗[7]


3)鼓室注射糖皮质激素


鼓室注射糖皮质激素可缓解 MD 患者眩晕症状,但其疗效仅可维持数周至数月。当患者再次出现眩晕时,需要重复治疗。

表 1 鼓室内糖皮质激素给药建议[8]

4)鼓室注射庆大霉素
庆大霉素对内耳有破坏作用,且优先破坏前庭毛细胞。研究证实庆大霉素的给药浓度 10-80 mg/ml,可改善眩晕症状,但也有患者使用庆大霉素后出现听力减退;故临床使用庆大霉素应权衡利弊。


三、生活方式干预

沉重的生活压力、不良情绪可影响 MD 的临床治疗效果,故 MD 患者保持健康的生活作息至关重要。研究证实,低钠饮食(1500-2300 mg/d)[8]、限制咖啡因和酒精的摄入对 MD 患者有利。


小结

笔者以门诊患者的用药咨询为切入点,参考国内外 MD 的诊治指南等文献资料,对 MD 治疗药物、生活方式干预等方案进行了总结。其中,药物干预治疗是本文的重要论点,期望本文可为临床治疗 MD 提高一点参考。


梅尼埃病的诊断详情点击查看

编辑 | 圆脸大侠

题图 | 站酷海洛

投稿 | drugs@dxy.cn


参考文献:

[1]Nakashima T, Pyykkö I, Arroll MA, Casselbrant ML, Foster CA, Manzoor NF, Megerian CA, Naganawa S, Young YH. Meniere's disease. Nat Rev Dis Primers. 2016 May 12;2:16028. 

[2] Yoshino K, Ohashi T, Urushibata T, et al. Antibodies to type II collagen and immune complexes in Me´ nie` re’s disease. Acta Otolaryngol (Stockh) 1996; 522:79–85.

[3]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编辑委员会, 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分会. 梅尼埃病诊断和治疗指南(2017)[J].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 2017, 52(003):167-172.

[4] Klockhoff I, Lindblom U: Meniere’s disease and hydrochlorothiazide (Dichlotride) – a critical analysis of symptoms and therapeutic effects. Acta Otolaryngol 1967;63:347–365.

[5] Van Deelen GW, Huizing EH: Use of a diuretic (Dyazide) in the treatment of Meniere’s disease. A double-blind crossover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ORL J Otorhinolaryngol Relat Spec 1986;48:287–292.

[6]Yamazaki T, Ogawa K, Yamanaka N,Shirato M, Yanni T: Clinical evaluation of the longterm treatment of Meniere’s disease with isosorbide: multi centre, double blind trial with betahistine mesylate as the reference drug. OtologiaFukuoka 1988;34:987–1007.

[7]Sharon JD, Trevino C, Schubert MC, Carey JP. Treatment of Menière's Disease. Curr Treat Options Neurol. 2015 Apr;17(4):341. 

[8] Basura GJ, Adams ME, Monfared A, Schwartz SR, Antonelli PJ, Burkard R, Bush ML, Bykowski J, Colandrea M, Derebery J, Kelly EA, Kerber KA, Koopman CF, Kuch AA, Marcolini E, McKinnon BJ, Ruckenstein MJ, Valenzuela CV, Vosooney A, Walsh SA, Nnacheta LC, Dhepyasuwan N, Buchanan EM.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Ménière's Disease.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2020 Apr;162(2_suppl):S1-S55. 


编辑: 张弛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