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抗治疗,何时出血风险最高?

2018-06-20 17:15 来源:丁香园 作者:假正经的猫
字体大小
- | +

双抗早期的研究失败过很多次,最早的 MATCH 研究(2004 年)首先失败,随后的 CHARISMA 研究(2006 年)、PRoFESS 研究(2008 年)、SPS3 研究(2012 年)都以失败告终。2007 年的 FASTER 研究得出双抗的阳性结果,但真正让双抗治疗扬名立万的研究是 CHANCE 研究(2013 年),这一研究奠定了双抗治疗的江湖地位。总结下来除了对卒中事件的降幅有限外,高出血风险也是其失败的原因之一。对于双抗而言,是否有出血高发时段?一起来看一下现有的研究结果。

2010 年 Circulation 上发表了 CHARISMA 研究中关于出血风险的分析。

研究结果显示,最常见出血类型为消化道出血,其次为颅内出血及手术相关出血。双抗组严重出血发生率为 1.7%,而单抗组为 1.3%(P = 0.087);二者中度出血率为分别为 2.1% vs 1.3% (P<0.001)。

1.jpeg

图 A 显示,用药第一年,双抗组中重度出血风险超过单抗(2.0% vs 1.1%,HR:1.88;95%CI:1.45-2.45;P = 0.001);图 B 为第一年无中重度出血患者,其后 18 月的出血风险。该图显示,如第一年无中重度出血,其后两组的出血风险相似(年出血率 0.9% vs 0.8%,HR:1.18;95%CI:0.917-1.52;P = 0.197),且都趋于稳定。

该研究最终显示,双抗治疗的出血风险更高,且这种高风险以第一年更明显。

2017 年发表在 NEURULOGY 上的关于 CHANCE 研究的时候事后分析,也探讨了关于双抗治疗后出血的时间进程。

研究最终显示,整体而言,两组中/重度出血事件发生率一致(0.3% VS 0.3%)。但用药 1w、2w 及 3w 内双抗与单抗组出血事件分别为:23(38.3%)例、15(25.0%)例及 9(15.0%)vs 15(36.6%)例、8(19.5%)例及 3(7.3%)例。

2.jpeg

图 2 显示,双抗治疗前两周可显著降低新发缺血性卒中,但第三周出血风险明显增加。

3.jpeg

图 3 可以看出,双抗治疗约 10 天后,缺血减少风险与出血增加风险差逐渐减少。

这项研究最终认为,双抗组在用药两周内可显著降低卒中风险,但 10d 以后,出血事件就会超过新发卒中的降低率。

而近期发表在 NEUROLOGY 上的一项研究则对 6 项随机临床研究(CAPRIE 研究、ESPE-2 研究、MATCH 研究、CHARISMA 研究、ESPRIT 研究、PRoFESS 研究)进行事后分析,探讨其在入组后各个事件节点(≤ 30d、31-90d、91-180d、181-365d、>365d)的出血发生率。

研究显示,无论单抗治疗还是双抗,在应用 30d 内主要出血事件发生风险最高,单用阿司匹林首月主要出血风险为 2.8/100 人年,单用氯吡格雷为 2.5/100 人年,阿司匹林+氯吡格雷为 5.8/100 人年。对于双抗治疗而言,其 30d 内主要出血事件风险明显高于 31-90d,但在单抗治疗中这种差异并不明显。

4.jpeg

该图显示,阿司匹林+氯吡格雷主要出血风险高于单用任意一种,且这种出血风险以首月最高,其后逐渐下降并趋于平稳。

而对于消化道出血而言,其时间进程与主要出血时间类似,但颅内出血的时间进程则相对平稳,并未发现这种首月增高趋势。

最终作者认为,双抗与早期主要出血事件及胃肠道出血相关,一月后出血风险逐渐下降。

以上三项研究最终都得出,双抗治疗在早期出血风险较高。三项研究最终入组患者类型不同,以 CHANCE 研究而言,其入组 24 h 内的轻型卒中及高危 TIA 患者,但 CHARISMA 研究则分析了同时合并 ≥ 1 个血管危险因素的心血管病患者;各项研究用药时长也不同,这也是影响出血事件的重要因素。

从这三项研究结果来看,是否应早期给予更多预防措施?特别是消化道出血方面?或者适当缩短双抗给药时长?又或者需要更为精确的筛选出血风险高的患者?临床上的你,又是怎样处理双抗这把双刃剑的?

参考文献:

1.Bhatt DL, Fox KA, Hacke W, et al. Clopidogrel and aspirin versus aspirin alone for the prevention of atherothrombotic events[J].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06;354:1706-1717

2.Berger PB, Bhatt DL, Fuster V, et al. Bleeding complications with dual antiplatelet therapy among patients with stable vascular disease or risk factors for vascular disease: Results from the clopidogrel for high atherothrombotic risk and ischemic stabilization, management, and avoidance (charisma) trial[J]. Circulation. 2010;121:2575-2583

3.Wang Y, Wang Y, Zhao X, et al. Clopidogrel with aspirin in acute minor stroke or transient ischemic attack[J].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3;369:11-19

4.Pan Y, Jing J, Chen W, et al. Risks and benefits of clopidogrel-aspirin in minor stroke or tia: Time course analysis of chance[J]. Neurology. 2017;88:1906-1911

5.Hilkens NA, Algra A, Kappelle LJ, et al. Early time course of major bleeding on antiplatelet therapy after tia or ischemic stroke[J]. Neurology. 2018;90:e683-e689

编辑: 陈珂楠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